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风采 > 为了谁?——江苏省常州市殡仪馆火化班轮岗实习感受

为了谁?——江苏省常州市殡仪馆火化班轮岗实习感受

时间:2016-9-9  次数:463次

为了谁?——江苏省常州市殡仪馆火化班轮岗实习感受

江苏省常州市殡仪馆 ?李海涛

编辑 ?郭悦

?

??? 当时节进入“烧烤模式”的三伏天,让人不禁感叹:怎一个“热”字了得!在这个火热的季节里,当人们想尽方法降温避暑的时候,作为一名新员工,我却要勇往直前地投身火化班这个开启炙烤模式的班组,进行我到馆后的首个岗位轮值。


? ? ? 遗体火化车间到了夏天,火化炉辐射出源源不断的热量,让整个车间气温稳定地保持在四五十度,置身其中就像进入桑拿间。在最火热的季节去最火热的岗位上工作,说实话,开始真有点无奈,但当我真正进入这个班组并与火化班成员共同感受连绵的热浪、挥洒“哗哗”的汗水时,我逐渐体味到这个艰苦岗位的平凡之中蕴含的伟大。?


 7月18日,小暑第12天,早上七点钟已经是炙热难耐。吃过早饭后,我被带到火化班。那场景令我印象深刻:眼前约三四百平米高大宽敞工作间内六台火化炉一字整齐排开,发出巨大的轰鸣和股股热浪。虽然排风散热设施全力开放,但离火化炉两三米距离我还是能够明显感觉到皮肤被烘烤的感觉,加之震耳的噪音,让本就感觉很热的我心中顿生躁感——在这样的环境中常人几乎无法长时间停留,更不要说开展工作了。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却看到另番场景:火化班的几名同事几乎是在与火化炉零距离地接触,正紧张有序地工作着。那一刻,我清晰地看到一位司炉师傅身穿厚厚的帆布工作服,由于温度过高,衣服的前胸和后背早已大片地湿透;浅蓝色的一次性口罩上已经渗透了满满的汗水,正随着司炉师傅的呼吸不停地滴落;透过一副深黑色的墨镜明显能感觉到他正弯腰注视炉膛内的熊熊火焰,然后直起腰身调控控制面板。起身的瞬间,他额头上颗颗黄豆般的汗珠映着通红的火光不住地滴落在炉旁……“这么热怎么受得了啊?这些师傅怎么能忍受得了?”我不禁这样想。“快去把工作服换上,戴好口罩、手套,跟我来”突然只感觉一个身影随风而至,手上便被塞给一套帆布工作服、手套和口罩。话音刚落,这个身影便又风风火火地伫立到炉前,加入到司炉师傅们的行列,继续挥汗如雨。这个身影就是火化班负责带我这个新人的班长。


  我换好工作装备走出带有空调的办公室后,顿时感到自己进入了一个大蒸笼。本来天气就很闷热,加上炉间温度又高,再加上透气性极差的帆布工作装备,我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自己热得好像要被蒸发掉了,曹雪芹说,女人是水做的,虽贵为七尺男儿,但那一刻也怀疑自己是水做的,几乎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蒸腾汗水。就单单站立不动,没过几分钟,我的衣服已经全部被汗水浸透,紧紧地贴在身上,黏糊糊的,之后身上的汗水随着重力的作用开始向下汇聚,没多久,鞋袜成为汗水们最后会师的地方。“快过来啊”班长看我站着不动,向我手臂一挥。我只得踩着“水鞋”向炉旁走去。来到炉前,边接受着更大的烤验,边听着班长给我讲解工作。不经意间,我发现他们和我一样同样也是大汗淋漓,并且由于不断地出汗后又不断地被炙热的炉火烤干,身上显现出大片大片的盐汗渍。据我们日常的生活经验可知,人们在天气热的环境中最容易出现精力涣散、情绪暴躁、做事潦草等行为,就如那时的我,感觉自己很不自在,但他们似乎对这样恶劣的环境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工作起来依然紧张有序,认真谨慎,尽管他们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滴落汗水。


  “难道他们不怕热吗?”我不禁再次这样问自己。终于熬到了工作结束,可以回到办公室歇息下了。班长端起早已凉了的茶大口地吞咽一气后,顺势拿过一把椅子一下子瘫坐上去然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仿佛身上有一座山被瞬间推翻。我也热得晕头转向,经过空调的凉风疏解,片刻后,我感觉舒服多了,便又想起心中的疑问,问道“工作的时候你们不觉得热吗,怎么那么有干劲?”班长想了想说:“热,怎么不热?但有什么办法呢?烧炉子就是这样的苦差事。我们西边炉间还好些,在工作间隙和结束后还可以到办公室吹吹空调。东炉间办公室的空调都坏了,那边的师傅们不还是照样默默坚持吗……你想想,就因为怕苦怕热就不工作,或者就不好好工作,我们对得起自己的工作吗,对得起工作背后苦苦等待的家属吗?所以,再苦再累只能咬牙坚持!”



  “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一背,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为了谁为了秋的收获,为了春回大雁回”——听完班长的话,我的脑海里回荡起这首歌的歌词。火化工,一个特殊的职业,这个岗位上的师傅们却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坚守,没有丰功伟业,没有轰轰烈烈,他们只是在用自己挥洒不尽的汗水诠释自己的付出,到底为了谁。


上一篇:殡葬人还是殡葬从业者

下一篇:殡葬人也有梦想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平台